<cite id="hrjv7"></cite><var id="hrjv7"><strike id="hrjv7"><listing id="hrjv7"></listing></strike></var>
<cite id="hrjv7"></cite>
<menuitem id="hrjv7"><strike id="hrjv7"></strike></menuitem>
<var id="hrjv7"><strike id="hrjv7"><thead id="hrjv7"></thead></strike></var>
<var id="hrjv7"><strike id="hrjv7"></strike></var>
<var id="hrjv7"></var>
<menuitem id="hrjv7"></menuitem>
<var id="hrjv7"></var>
<menuitem id="hrjv7"></menuitem>
<var id="hrjv7"></var>
<del id="hrjv7"><noframes id="hrjv7"><menuitem id="hrjv7"></menuitem>
<cite id="hrjv7"></cite>
<var id="hrjv7"></var>

什么,年輕人重新愛上詩歌了?

2019-11-22 16:30:02

健康管理師報考條件 http://www.huajiankang.com/

原標題:什么,年輕人重新愛上詩歌了?

作者:彭梁潔

來源:物質生活參考(ID:wzshck)

01.

年輕人們已經重新愛上詩歌了,這是一種幻覺嗎?

B站上,受年輕人追捧的抖森和卷福朗讀莎士比亞詩歌的視頻點擊量最高可達幾十萬,畢竟看男神讀詩賞心悅目,粉絲們紛紛在彈幕致以最高褒獎——“耳朵要懷孕了”;

抖音上,以趣解陶淵明《歸園田居》走紅的華中師范大學老教授戴建業粉絲300多萬,“你以為陶淵明種豆蠻好,實際上草盛豆苗稀,要是我種這個水平,絕不寫詩”。這是年輕人喜歡的調侃和解構,把詩人變得真實可愛。

“為你讀詩”是當下最受歡迎的詩歌類公眾號,經常請來名人朗讀詩歌,錄成音頻,晚上推送,幫助人們在仿佛具有安神效果的意境中入眠,也陪伴迷茫的年輕人度過難熬的無眠之夜,當然讀者們最喜歡的還是在留言中玩詩歌接龍。

最新一期的嘉賓是朱迅,朗誦的作品是“農民詩人”余秀華的《這樣的黃昏》,她說,“孤獨,有著拒絕被描繪的輝煌”。

2014年,余秀華發表在互聯網上的《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引起圍觀。詩人身體的殘疾和驚人的才華之對比給人們帶來的震撼,不亞于這首詩嘩眾取寵的標題、深諳互聯網傳播規律的“處心積慮”,與極其真摯的情感對比之下的震撼。

這首詩在博客上被網友發掘,隨后引起出版界注意,兩家出版社爭相出版——這在向來銷量慘淡的詩歌領域極為罕見。頭頂巨大曝光量的余秀華名利雙收:除了躋身“網紅”,還成為21世紀以來、繼海子之后詩集銷量最高的詩人。

互聯網正在改變詩歌——從形式到內容,從創作到傳播。類似的情況也在其他國家上演。

英國圖書銷售檢測機構NielsenBookScan的數據顯示,2018年英國詩歌書籍的銷售額比2017年增長了12%左右,且創下近5年來新高。[1]其中,出生于1992年的“Insta詩人”(Instapoet)露比?考爾(RupiKaur)2017年出版的詩集《牛奶與蜂蜜》占據榜首。

所謂“Instapoet”,是指活躍在年輕人集結陣地Instagram上,以簡短詩句配合背景圖片為形式進行詩歌創作的作者——這一詞匯是時代的發明,背后是年輕人力量的匯聚。

美國的數據與此遙相呼應——全球信息公司NPD統計顯示,2017年美國前20位暢銷詩歌作家中有12位是“Instapoet”,近一半售出的詩集都來自Instapoets。[2]

那本《牛奶與蜂蜜》銷量在全球已超過100萬冊。同年,國內的百花文藝出版社發行了中文版,豆瓣評分不算高。

“如今最令人感懷的詩人不是出版商發現的,而是網絡上的讀者自己找到的;另一方面,我們這個時代的優勢還在于對新作品的分享速度?!边@則新聞報道中有一點值得深思。

這難道不是一件有趣的事嗎?

在此之前,人們詬病是互聯網文化讓年輕人們失去了讀詩的心境,手游、抖音等層出不窮的新玩意兒壓縮了私密的閱讀時間,但如今看來,“互聯網+一切”的力量似乎又為這種曾經高居流行文化殿堂、如今逐漸邊緣化的藝術復興謀求了新的出路。

更有意思的是,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成長起來的年輕人崇尚簡潔精練的表達、快速閱讀的方式,而詩歌這種形式天然滿足了新一代年輕人的需求。

02.

哪怕是一個對詩歌毫無研究和興趣的人,這幾年一定也曾通過一些電視節目、網絡熱點,對一些詩句耳濡目染。

不知道2015年春晚上,莫文蔚唱完《當你老了》、那首她當年發行的個人EP單曲時,是否已經預料到此曲會火遍大江南北。這首歌歌詞取自愛爾蘭著名詩人葉芝創作于100多年前的同名詩,百度指數顯示,春晚后一周“葉芝”的搜索指數迎來峰值。

同樣的情況在這年春晚劉歡演唱的《從前慢》一曲上如同復制,歌詞取自木心的同名詩。這兩首詩本來已經足夠有名,但在春晚上以流行歌曲的形式呈現出來,無疑讓它們從小眾經典走向大眾,真正出圈。

這些年來,“詩歌已死”的論調常常冒出來。但詩歌一直藏身在流行文化的外殼之下,從未遠離我們的生活,這一點在鮑勃?迪倫2016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時被再次證明——他被頒獎方認證為一名詩人,與布萊克、蘭波、惠特曼和莎士比亞比肩,代表文學之美的最高境界。

迪倫最受歡迎的歌《Blowinginthewind》(《答案在風中飄揚》)的確像詩:

一個男人要走過多少路

才能被稱為真正的男人

一只白鴿要飛過多少片大海

才能在沙丘安眠

炮彈要多少次掠過天空

才能被永遠禁止

一座山要佇立多少年

才能被沖刷入海

一些人要存在多少年

才能獲得自由

一個人要回轉過多少次頭

才能假裝什么都沒看見

……

兩年前逝世的詩人余光中也說過,他不認為詩歌已死,流行歌曲也是一種詩的表達。

余光中自己的很多詩都被音樂人們拿去填詞,最廣為人知的是那首《鄉愁四韻》,被羅大佑收錄進1982年的第一張專輯《之乎者也》。羅大佑太適合那種疊句了——“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給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悲愴之感令聞者動容。面對記者采訪時,余光中表示對羅大佑的詮釋非常滿意。

這張《之乎者也》專輯里一共10首歌,8首為羅大佑自己作詞,另外兩首均來自詩歌作品——除了余光中的《鄉愁四韻》,還有中學課本里鄭愁予的那首《錯誤》。一個滄桑,一個婉約。

不僅是音樂,不少影視導演也在作品中“夾帶私貨”,或多或少都起到加分的效果。

2010年上映的《非誠勿擾2》捧紅過一首小詩——《見與不見》。這是片中孫紅雷飾演的父親在臨終前的人生告別會上,女兒為他朗誦的詩,很快在互聯網上流傳甚廣,一度被誤傳為倉央嘉措所作,后來被證實出自扎西多姆?多多,原名為《班扎古魯白瑪的沉默》。

將詩歌放在音樂和影視作品的容器中是取巧的,它們提供了場景和意義,在這些具體的空間里,詩句被人物一字一句念出來,用來縫合一個故事,這是私人化閱讀無法達到的效果。

就像《金粉世家》里的金燕西面對心愛的姑娘,念出那句暗含對方名字的“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電視機前的萬千少女大概也像我一樣為之著迷。

就像《妖貓傳》里的李白帶著醉意、眼含熱淚吟著“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讓人突然領會余光中在《尋李白》里寫的:酒入豪腸,七分釀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嘯成劍氣,繡口一吐,就是半個盛唐。

就像休?格蘭特多年前的那部電影《四個婚禮和一個葬禮》中,配角在葬禮上悼念逝去愛人的那首W.H.奧登的《葬禮藍調》,被無數影迷認為挽救了這部“三觀不正”的電影。而電影一出,奧登情詩的小冊子很快也被趕印出來,堆滿書店。

03.

誰能說,人們從流行文化提供的渠道“發現”一首心儀的詩,與從一本規規矩矩的詩集里找到它,有高下之分?誰能說,在手機屏幕上被一首詩直擊心靈,比從精致的書頁上領悟到作者的赤子之心要低一等?誰能說,情竇初開的少年所作的三行小詩,不及莎翁的真情意切呢?

詩人的水平有高低之分,但人的感情沒有。

電影《死亡詩社》里的基丁老師說,我們讀詩寫詩是因為我們是人類的一份子,而人類是充滿激情的。詩當然永遠被需要。

即使是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人,也能從詩里讀出美,讀出人類想通的情感,這是一種本能。所以,詩人或許不該是一種職業,而是人與生俱來的內在屬性。

我曾經給自己定了個小目標,每天晚上睡前讀一首詩,但遺憾后來沒有堅持,可能是因為買來的詩集不合胃口,自己閱歷也不夠,有時候讀不下去,有時候讀不懂。

雖然這個習慣沒有堅持,但看到好詩就反復讀幾遍、然后摘抄下來的習慣還是保留了。

如果一定要為讀詩找一個功利主義的理由,知乎上有一個年輕人的答案我相當贊同:

只一點,以后給孩子起名時大腦不那么空空無詞。

參考資料:

[1].《英國詩歌類書籍銷售額創下新高,這或許和政治動蕩有關》來源:好奇心日報

[2].《去年美國一半詩集都來自Instagram,社交網絡改變了詩歌》來源:好奇心日報

*頭圖購自視覺中國,其他系視頻截圖

閱讀原文

責任編輯:

上一篇:

下一篇:

關于我們

渾源新聞網是領先的新聞資訊平臺,匯集美食文化、房產家居、國際資訊、商旅生涯、投資理財、綜藝娛樂、等多方面權威信息

版權信息

渾源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允許不可復制本站鏡像,本站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郵件舉報!

湖南快乐十分